今天是: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统战之窗

【新时代·新乡贤】彭存华:助力乡村振兴的海岛新乡贤

时间:2019/7/3 10:07:51 来源:

    他是踏实耕耘的行业带头人,以过人的胆识驰骋商海,带动嵊泗县枸杞乡贻贝养殖业快速发展。他是海岛民意的收集者、表达者,竭心尽力为破解当地海岛交通瓶颈鼓与呼。他是困难群众的“贴心人”,以公益反哺社会,用实际行动诠释民营企业新风尚。他就是嵊泗县顺达海鲜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彭存华、扎根偏远海岛的新乡贤。

    他是将嵊泗贻贝卖到宁波市场“第一人”

    枸杞乡素有“中国贻贝之乡”之美称。但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的贻贝,第一次“外销”,是彭存华促成的。
    
“最早,枸杞贻贝养殖面积很小,收上来后,家家户户自己锅里煮一下,晒干为主。到后来形成一定规模,发现销售成了难题。”彭存华告诉记者,30年前,贻贝加工业尚未兴起,为解决销路问题,在当地水产加工厂当厂长的他,尝试将枸杞贻贝拉到宁波市场销售。
    
当时,宁波人还没有吃过贻贝,市场反响并不好。彭存华便委托宁波水产公司,在对外批发鱼货时,搭售新鲜贻贝,这才渐渐打开了销路。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供应量不断增加,销量却一直未有大起色。“有时候卖不出去,贻贝死了,养殖户亏损,我们只好自己出钱,补贴给他们。”就这样维持了五六年,发现亏不下去后,他把这笔生意,转给了个人。自己,则一心扑到了贻贝加工行业中。
    
在枸杞乡东北角,坐落着彭存华一手创办的贻贝加工企业——嵊泗县顺达海鲜食品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在2003年时,已在本土水产加工行业的产品创新、技术革新等各个方面遥遥领先,但彭存华不满足于现状,一直思索着如何精进产品,满足更多消费群体需求。
    
他通过多种渠道外出取经、参观学习其他水产食品加工企业的保鲜、保色、保味等生产工艺技术,结合嵊泗海域水产品生产季节和食品特性规律,在浙江大学教授的技术指导下,经过多次反复试验,成功开发出真空全壳贻贝、卤汁贻贝、拳螺、调味裙带菜、羊栖菜和枸杞三宝(海蜒、贻贝、虾米干)等特色海鲜产品,在市场上一炮打响。
    
如今,“顺达”每年收购嵊泗厚壳贻贝4000余吨,紫贻贝300余吨,这些贻贝,一部分被加工成半壳贻贝,出口韩国、泰国、俄罗斯、新加坡、乌克兰等近10个国家,年出口量900余吨;一部分加工成贻贝干品,在国内销售,年销售量100余吨。
    
从小人物慢慢磨炼成商场主角,彭存华以打响“嵊泗贻贝”知名度为己任,带动枸杞乡贻贝养殖业快速发展。

    数次引发加工工艺“革命”用科技提升生产效益

    作为产业先行者,彭存华还引发了枸杞、嵊山两乡镇贻贝的加工工艺“革命”。
    
第一次“革命”,发生在二十世纪初。当时,“剥淡菜”这道最基础的工序,仍停留在“土办法”的低层次阶段。每家加工企业都有一座大灶、一口大锅,水烧开后,放入用编织袋装好的贻贝,一锅煮上二三十公斤,旁边有人用大铲不断搅拌,直至贻贝壳脱落。
    
彭存华说,这种加工方式一来不卫生,煤烟缭绕,汗水挥洒;二来危险,锅太大,火又不能熄,搅拌的人要踩在凳子上长时间劳作;三是浪费,大量耗煤不说,每座灶从生火到下锅、起锅,要占用20~25个男劳力。随着“顺达”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剥淡菜”的“土办法”显然已无法适应。
    
为此,他引进了首台自动化蒸煮机,“生的贻贝进去,熟的贻贝出来,女工再手剥,加工效率大大提高。 ”他说。
    
在之后的实践中,他又率先引入自动化烘干机,大大节约了人工晒干贻贝的时间,并与山东、浙江2家科技生产单位协作开发紫贻贝全自动蒸煮脱壳、烘干生产流水线作业设备,解决了落后手工剥壳带来的食品卫生质量差、生产效率低等矛盾。
    
近年来,半壳(厚壳)贻贝因鲜度佳、营养价值高、卖相好,受到市场青睐。为抢占先机,今年年初,彭存华出资50余万元,与浙江一家科技公司合作研发国内首台套全自动(厚壳)贻贝剥壳机,届时或将扭转冻煮贻贝生产效率不能满足国内外客户需求和劳动力资源紧缺的被动局面。 

    竭力为嵊泗贻贝产业可持续发展鼓与呼

    今年4月,嵊泗县贻贝行业协会向全县贻贝加工企业、鲜销户、养殖户发出通告:从今年起,对嵊泗海域包括枸杞、嵊山、壁下、花鸟、绿华等海域内养殖的厚壳贻贝实行休养管理,以更好地保持“嵊泗贻贝”的优良品质。
    
“过了冬季,海水水温上升,是厚壳贻贝开始长个头长肉的季节。但有些鲜销户不管贻贝大小,通通拿到市场上卖,导致个头小的根本卖不出去。 ”提起辛苦养殖的贻贝还没长大,就拿到市场上被扔掉,枸杞乡干斜村贻贝养殖大户袁其国很是心痛。
    
近年来,因贻贝养殖户急功近利盲目增加养殖密度,鲜销户常年鲜销,“嵊泗贻贝”的品质和销售价格急剧下降,养殖户增量不增效,贻贝加工企业也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
    
对此,彭存华多次带头召集贻贝加工企业、鲜销户、养殖专业合作社和贻贝养殖户代表进行现场讨论,摆问题找良方,提出了规范苗种和贻贝养殖标准化、规范化等意见建议,并最终促使嵊泗厚壳贻贝首个伏休期“诞生”。
    
休养管理制度规定,从4月15日0时至6月30日24时为厚壳贻贝休养时间。休养期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休养区内收购、销售鲜活厚壳贻贝。
    
“休养是为了增收,贻贝品质好了,市场价格主动权就掌握在了我们手中,养殖渔民的收入就有了更好的保障。 ”嵊泗县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相关负责人表示,休养管理制度对嵊泗县全体贻贝从业人员有约束作用,将有效促进整个贻贝产业长远健康发展。 

    尽心履职破解海岛交通难题

    枸杞和嵊山虽近在咫尺但隔海相望,过去,连接两地的只有轮渡,居民往来不便,两岛基础设施难以共享,优势资源也难以互补。
    
作为市人大代表,彭存华时刻谨记肩上职责,多次实地走访,入户收集民意,并数次奔波于各个职能部门,将枸杞、嵊山两地群众对于改善两地交通的强烈诉求形成议案,呈上市县两级人代会。
    2011
年,投资1.38亿元的三礁江大桥建成通车,使嵊山、枸杞两岛连为一体,彻底改变了两岛仅靠舟楫往返的历史。同时与之相配套,在枸杞干斜和五龙黄沙岙新建的车客渡码头,使嵊山、枸杞至泗礁本岛的航程缩短到40分钟。
    
随着贻贝加工业的快速发展和嵊泗旅游业的兴起,海岛交通瓶颈日益凸显。彭存华曾亲身感受:出口贻贝打包后,得先从库房装到货车上,由货车运输至枸杞码头,人工搬到船上。船只靠泊沈家门码头后,再由工人将货物卸到岸上的货车上,由货车运输到宁波、上海等地,再装上集装箱船。“费用高不说,多次周转,包装箱被损坏,产品品质也受到影响。 ”他说。
    
同样,上海等地的游客来嵊泗旅游,也须多次中转,非常不便。
    
为此,彭存华积极撰写议案,推动并促成上海小洋山港到泗礁—枸杞(嵊山)的车客渡开通。这条海上运输线,不但刺激了贻贝出口,也带火了嵊泗旅游。

    倾情助力贻贝养殖产业解困、脱困

    “自己有能力,就应该帮助别人。”这是彭存华的人生观。
    
在2011年的“梅花”台风抗击战中,他敢为人先,冒着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的风险,加班加点主动收购养殖户未成熟的、破壳的贻贝,累计抢收紫贻贝约3600余吨,直接挽回受灾养殖户经济损失约600万元。
    
台风让养殖设施遭到毁灭性破坏,他“自告奋勇”,提出由企业出面担保,让困难养殖户有“资格”向银行贷款。少则10万元,多则20万元,危难时刻的及时救助,如春风化雨,浸润养殖户心头。最终,一共有三四十户困难养殖户,从银行获得了“救命”贷款,贷款总额累计达到六七百万元。
    
此举为养殖户解了难、为政府排了忧,也成为每年台风来临前夕,“顺达”的惯常。
    
彭存华担任着枸杞乡慈善分会副会长一职。为帮扶困难群众脱贫致富,他主动出资,鼓励他们从事养殖,并及时收购养殖产品,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同时,充分发挥企业用工优势,招收闲散妇女进行鲜贻贝剥壳、晒干、加工,有效吸纳了社会闲散劳动力,拓宽了本岛闲散妇女的就业渠道。
    
多年来,他坚持通结对帮扶、无偿捐赠、集体募捐、发放慰问金等多种形式,对社会团体、学校及贫困户进行资助。每逢春节、端午节、儿童节,给老人、儿童送去礼金、礼品,并十年如一日结对帮扶乡两户特困家庭。
    
据初步统计,自“顺达”成立至今,彭存华累计资助老年事业、幼教事业60余万元,累计向嵊泗县慈善总会、枸杞乡慈善分会捐款30余万元。其间,他还鼓励并带动多名企业家共同参与海岛慈善事业。
    2017
年、2018年,他连续两年出资举办“顺达杯枸杞好声音”歌唱大赛,丰富了在岛百姓的业余文化生活,有效拉近了政府、企业和群众的关系,用实际行动树立了真情回报社会的海岛新乡贤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