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统战之窗

【统战人物】古琴文化的守护者——记浙派古琴名家、民盟舟山市委会文艺支部盟员王政

时间:2018/6/14 10:09:16 来源:

    琴有“士无故不撤琴瑟”和“左琴右书”之说,古琴向来便以其独特的“清和淡雅”的音乐品格而被奉为“琴棋书画”四大雅事之首。
    
在舟山,有这么一位古琴“发烧友”,他醉心传统艺术,深耕文艺理论研究,平时常抚弦自娱,有客来访,谈兴一发,长抚一曲,有时还高歌佐之,儒雅隐逸如是。
    
他说,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与精神。“重新恢复中国人原有的音乐思维,用优美的传统古琴音乐去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这是他的理想,也是他为之奋斗的事业。
    
他就是浙派古琴名家、民盟舟山市委会文艺支部盟员王政。
                        
琴棋书画琴为首,古韵古声古琴中
    3
月14日晚6时30分,新城怡岛路缘来茶道馆。
    
这是一间幽雅沉静的茶馆,室内摆设古色古香。一张长长的实木茶桌上,几个青花色茶杯,如古琴上的十三徽般排将开去。与茶桌相邻的就是琴台。夜幕降临,好风雅者陆续而至,一场古琴雅集开始了。
    
雅集,是古代文人墨客活动的一种称谓。弹琴吟诗、喝酒作画,王羲之就是在与好友雅集时创作出了《兰亭集序》。
    
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邬浙雷的一曲《岳阳三醉》,让人如痴如醉。“当年,吕洞宾想度化众生,来到了岳阳楼……”王政在旁辅以阐释,或谈特点,或言掌故,这已经成为古琴雅集上不可或缺的“佐味”。
    
他说:“弹古琴不是为了表演,而是为了调适自己的情绪。未悦耳,先悦心。 ”
    
馆主祝红瑛是王政的第一批古琴学生,因为喜欢琴、茶,舍弃了旅行社的工作,办起了茶馆,以方便琴友们来找她弹琴。学琴这些年,她曾先后6次背琴出国,在不同场合为外国人弹奏。“反响特别好,好几次热泪盈眶,我深感,这辈子与古琴分不开了,要让古琴走向世界。 ”她说。
    
为古琴着迷的,还有90后四川姑娘蒲亚。她是重庆“斫乐府·古琴社”的一名志愿者,一次机缘巧合,结识了当时前往重庆交流古琴文化的王政,并为他的琴声、琴艺所折服,特地从重庆飞到舟山,租了房子,潜心跟王政学习古琴。“王老师是我见过的所有古琴家里琴德最好的。他的雅集,智慧、随性、贴近内心,我想把这样一种古琴雅集的形式推广到重庆。 ”她说。
    
像蒲亚这样从外地来的学生不在少数。“来自江西的玄隐,为学琴在舟山租了半年房子。最近,在宁波上大学的两个北方女孩也与我联系,想来学琴。”王政预测,今后,这样的人会更多。
    
“古人不可见,古人琴可弹。弹为古曲声,如与古人言。 ”抚琴让王嗣杰的生活充满古风和韵味,他觉得,人与琴是互通的:当琴声欢愉时,人也感觉舒适通畅;当琴声激昂时,人也感觉血脉偾张;当琴声呜咽时,人也陷入忧伤之中。借助琴音抒情遣怀,让他在世事纷扰中感受到别样的清幽。
    
当然,要想真正体会古琴的美好,还要听曲。王嗣杰在现场弹奏了《洞庭秋思》《采真游》等多首古曲,其中一曲《流水》,令多名听者动容。一些被琴音感动的琴友,纷纷坐到古琴前,抚弄琴弦,静听知音。
    
兴之所至,王政边弹琴边唱起古人的诗歌《慨古吟》。闹市中,聆听古琴悠悠。抚琴、品茗,古人最钟爱的两件雅事,在现代人的生活中,一样能激起意蕴悠长的涟漪……
                        
一见钟“琴”,为“琴”立业
    
“我初遇古琴,似已神交了三生三世。 ”王政从小爱好文艺,学过不少中西乐器,第一次见到古琴,是在越剧电影《红楼梦》中。
    
剧中,林黛玉在潇湘馆的竹林中优雅地弹奏古琴曲《梅花三弄》,古琴发出的深沉的散音、轻灵的泛音和变化多端的走手音,深深地嵌入王政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立即决定拜师学艺。
    
拜师的过程并不顺利,那时古琴几近失传,有“音乐化石”之称,在舟山找不到会弹古琴的老师。 1984年夏天,王政联系上了身在杭州的“江南箫王”宋景濂,在他的引荐下拜师当代浙派古琴宗师徐匡华,也就是后来在张艺谋影片《英雄》中饰演盲琴师的那位老艺术家。随后,又跟宋景濂学习洞箫和江南丝竹音乐。在两位大师的引导下,他走入了中国古典音乐的最经典领域。
    
至今,王政的琴龄已有30余年,从学琴到2010年开设琴馆授徒,中间隔了20多年,是什么原因让他迟迟不肯收徒?
    
其间,不断有朋友上门,劝他出来教琴,但都被拒绝。“很多人就奇怪,为什么有这样的专长却长期不利用起来? ”回忆起自己当年的那份执着,王政说,那段时间,他潜心钻研中国传统文化及美学、文艺理论,写了不少文章,发表在国家级文化研究刊物。艺术理论研究花掉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他也就没有心力去教琴了。直到恩师徐匡华驾鹤西行,他才改变初衷。
    2007
年2月13日,徐匡华因病去世。在老师的追悼会上,悲痛之余的王政在心中郑重地告诫自己:“老师走了,继承与弘扬古琴文化的任务,我应当承当下来。 ”
    2009
年,花了近一年时间,他在普陀山几位法师和俗家弟子的帮助下,编写了教材《双泉琴谱》。 2010年底,他从单位停薪留职,全身心投入到弘扬古琴文化的工作中。
                        
谈琴:“非乐器也,乃道器也。 ”
    
古语有云:“琴者,非乐器也,乃道器也。 ”何谓道器?
    
王政说,在古代,人们弹琴基本上是为了“修身养性”,作为古代文人四大修养“琴棋书画”之首,古琴更多是作为国民的教育工具,而非商业艺术表演的乐器,这也是古琴为什么能在传统社会里超越一切音乐艺术品种而获得尊贵地位的原因。
    
他编的古琴教材《双泉琴谱》,与当今的其他古琴教材有本质的不同:不去“发展”古琴艺术,培养职业“古琴演奏家”,而是努力挖掘古人琴学中深邃的音乐智慧,揭示古人弹琴理念及实践方式,恢复中国传统音乐思维,在弹琴中获“怀古之幽思”的乐趣。
    
翻开这本琴谱,记者看到,里面没有练习曲,不用五线谱或简谱固定琴曲旋律节奏,在介绍古琴调弦法后,便从《仙翁操》开始依次学习初级琴曲。“中国人主张‘乐由心生’,是向内求的,音乐旋律节奏在自己心中,胸有成竹才去弹琴,不像西方文化那样向外求得。”他认为,西方经典音乐采用练习曲练琴,是机械性按谱循声的“单重思维”,割裂了音乐与个人情感的联系,难以引发共鸣,使学琴变得枯燥和困难。相比之下,中国古人的音乐思维则是充满智慧的“双重思维”,传统乐谱的“备忘”功能,允许弹琴者对乐谱自由改动,它能使同一种音乐旋律经不同的人表现出不同的内容和情感,使音乐旋律与弹琴者的个人情感产生自然共鸣,给人带来快乐,“应该用中国人学音乐的方式,来弹古琴。 ”他说。
    
几年实践下来,王政发现,按这种方式学琴,效率特别高。许多根本不识简谱甚至从来没有学过任何乐器的人,在他身边学了一年之后,都基本掌握了古琴的演奏技巧,能演奏几首古琴曲,且不少人在学琴后更加热爱传统文化,会积极组织和参加古琴雅集,在性情陶冶、性格改善以及生活幸福感提升方面,都有可喜的变化。
    
如今,他的学生中,既有私企老板,又有公务员、医生、教师、文艺工作者等,涉及各行各业。早年,普陀山双泉禅院监院智宗法师邀王政至普陀山教僧人学琴,王政慨然应允,连续四五年每周末去普陀山,培养了不少释家琴手。
             
“我的理想: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传承古琴教学法。 ”
    
“其实,教古琴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的目的在于弘扬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古琴只是一个载体而已。 ”他说,古琴文化的背景与“四书五经”息息相关,古琴里很多理念从传统文化中来,核心就是儒释道的经典,不懂传统文化的经典,便很难理解古琴文化。“弹古琴之难,并不难在演奏技巧,而是难在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这也就是所谓的‘德成于上,艺成于下’。 ”他常在古琴课上与学生在练曲之余,酣畅淋漓地谈论传统文化,讨论儒释道,对比东西方文化。
    
为保持古琴文化的纯粹性,他还以各种方式积极传播古琴艺术。
    
今年1月27日,“浙派古琴名家王政·古琴学堂”在上海浦东川沙古镇老祖禅堂正式揭牌。该学堂计划组织古琴爱好者对古琴音乐进行研究,发掘和传承南宋浙派古琴艺术,促进古琴艺术继承、保护、传播、发展,开展讲学、雅集、展演等活动。“上海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音乐大师云集,艺术氛围浓厚,又与国际接轨,到上海传播浙派古琴,意义非同小可。 ”王政说,古琴学堂成立后,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但无论如何,古琴艺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项目,在中国发展传承了3000余年,在当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紧要关头,在传统文化回归与兴盛的今天,古琴作为传统高雅乐器的重要品类,可以为中国人民的文化需求服务,它的复兴意义重大,自己有义务也乐于传承古琴文化。
    
他欣赏宋儒张载的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说:“能把古人的传统琴学研究出来,弘扬开去,不也是在做‘为往圣继绝学’的事吗? ”